教學感言

 

 

 

(一) 把每個孩子都視作自己的親生子女,可使個別不這麼可愛的學生都變得絕頂可愛。
(二) 學生取得良好的成績,首要是學生自身的努力和家長的支持,其次是老師專業精神。非靠老師的“名氣”。
(三) 孩子歡迎的老師並不一定是位好老師,對學生有要求的老師才是好老師,對學生有要求又受歡迎的老師是難求的老師。
(四) 繁重的功課和填鴨式的教育是扼殺無數“天才兒童”的元兇!
(五) 追隨“名家”學藝當然有所得益,其中最大的得著是能促使你加倍認真及努力練習,因為每節課起碼需要一千大元!
(六) 任由孩子“自由選擇”意味著將“半途而廢”。 因為自覺的孩子絕無僅有(包括成人),好新奇、怕困難是孩子的通病。
(七) 培養“鋼琴神童”並不難,在乎你將鋼琴學習與學業兩者擺佈的位置。“鋼琴神童”每天需花上數小時練琴,你願意嗎?
(八) 孩子繪畫畫得四不象,“專家”說是“反映孩子的內心世界”,實情是孩子未能掌握物體“造型”。
(九) “瞭解孩子內心世界”是心理學家的工作;教導孩子掌握造型基礎並予創意空間是美術教育工作者的工作。
(十) “造型”是一切美術創作的基礎。沒有“造型”的作品只能稱為“塗鴉”。
(十一) 很多人以為以毛筆寫字就是“書法”,實則書法須求“法度”(例如行筆氣韻),不求法度的只能稱為“寫字”。
(十二) 藝術家當然亦需“吃飯”,但純將藝術教育視作“一盤生意”,缺乏對藝術教育的熱誠,儘管是什麼“大師”也無法培養出優秀的學生。

 

淺論香港美術教育
近年,多次從海外傳來有本港青少年兒童在國際性繪畫比賽中獲獎之消息,作為一個從事美術教育工作超過二十年的筆者來說,孩子們能為港增光,這絕對是值得高興之事,但與此同時,使筆者思考著一個美術教育的深層次問題。就是:香港青少年兒童在國際繪畫比賽中多次得獎,是否就代表香港美術基礎教育同樣達到國際水平呢?
回顧過去港英政府管治時代,美術教育備受忽視,在中小學堙A美術只作為閒科,直至大學才附設有藝術系。反觀內地各省市均設有美術學院,而且藝術活動十分蓬勃。香港至今則未聞有官辦美術學院之設,民辦的亦鳳毛麟角,記憶所及,有創辦於上世紀中的《香港美術專科學校》、《嶺海藝術專科學校》及《萬國藝術專科學校》等,他們為香港培育出大批本土畫家,至六、七十年代後,有部分專業畫家從內地南下,成為生力軍。後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,美術學習逐漸普及,這批本土及南下畫家紛紛開辦個人畫室,以私人授徒。儘管他們的藝術風格有所不同,但共同之處是均非常重現素描基礎訓練。近年,特區政府開始推行《一生一藝術》等活動,並撥出部分教育基金,幫助中小學開展藝術培育工作,情況稍有改善。
筆者在二十年美術教學之餘,亦經常應邀擔任各美術比賽之評判,深明美術基礎訓練與繪畫比賽兩者要求之差異。傳統的美術學院(又稱學院派)非常重視素描基礎訓練,其中西洋繪畫較側重「科學性」,講究色彩學、透視學及解剖學等,力求表現物體之立體感、空間感、質感及重量;中國傳統繪畫則追求「文學性」,講究「行筆墨韻」等筆墨功夫;本港大專院校藝術系等則較重於美術史及理論研究。而美術基礎教育與少年兒童繪畫比賽不同之處是,繪畫比賽之評選側重“創意”,獲獎者往往未經素描基礎訓練,甚至大膽地說,大都未必有足夠能力完成一幅寫實作品!
現代社會,藝術走向多元化,今天「美術」一詞別號眾多,有稱「視覺藝術」、「平面藝術」、「創意工業」等等。可謂百花齊放,百家爭鳴,這原是無可厚非之事。可惜是在香港這個功利主義社會,不少家長送子女參加藝術課程也抱有「明確目標」,就是希望有助子女選校升學。君不見有部分家長,為子女報習畫班區區數月,便急不及待地要求畫室發出「證書」嗎?假如子女能在公開的繪畫比賽、尤其是在國際性比賽中取得名次,則更是錦上添花,青雲有路了!
由於不少家長對此趨之若鶩,部分美術教育工作者為迎合這個「龐大市埸」的需要,便設計出一套參加比賽的方程式(“創意” +圖案式的畫面)以提高命中率,這些作品一般畫面較具裝飾性(總比一幅普通「靜物寫生」較符合比賽要求),不少「畫室」因此而其門如市。默默地磨練寫實基本功似乎已經不合時宜!
個人認為,藝術最終目的是培養人的靈性,美術基礎訓練是一種裝備,通過這種裝備去表達心中所想(即使抽象主義大師畢加索亦具有深厚的寫實基礎)。美術教育工作者的責任是授予學生基礎技巧及理論並給予創作空間,決不能本末倒置!

 

 

關 閉 視 窗

 

Powered by ValueCentric IT Consultancy Limited